江津信息港

当前位置:

毒妃不承欢 第192章:死个明白

2020/01/16 来源:江津信息港

导读

毒妃不承欢 第192章:死个明白一切,尽在安阳的掌握之中。她知道秦玥会如何选择。交给陛下处置,结果那可就不好说了。可若只是

毒妃不承欢 第192章:死个明白

一切,尽在安阳的掌握之中。

她知道秦玥会如何选择。

交给陛下处置,结果那可就不好说了。

可若只是在她这里私了,那就好说多了。

只要达到她想要的目地,便可保穆芊颜安然无恙。

秦玥又如何不知安阳的意思。

只是,他一时想不到,姑母究竟是想做什么?

“怎么?很难抉择吗?”安阳极具威严气势的笑了笑,“玥王,姑母以前是如何教你的?怎如今,你也如此优柔寡断了起来?玥儿,这可不像你啊。”

秦玥是她看着长大的,他是个什么天性,她最是清楚。

本想着将来借由秦玥成为她最有用的一颗棋子,如今看来,穆芊颜这个女人的出现,要让秦玥这颗棋子挣脱她的掌控了。

从钦天监预言,秦玥有帝王之命的时候开始,秦玥,便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了。

“若论果断,侄儿哪及姑母啊。”秦玥眼说话间含疼惜的看了一眼穆芊颜,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最后说道,“此事全凭姑母处置。”

“那好。”安阳嘴角的笑意上扬,显然对秦玥的回答很满意。

复而看向璃阳道,“李大人是否欲行不轨,尚有待查证,来人呐,将璃阳公主送回府,这几日不得踏出府门半步。”

安阳威仪十足的下令道。

很快就有侍卫进来领命了。

“璃阳公主,请吧!”侍卫头领态度还算恭敬的对着璃阳说道。

璃阳淡淡的看了一眼安阳,安阳这么大费周章的,为的,恐怕不只是软禁她吧?

为的……是穆铮吧?

否则又何必费心思拖芊颜下水?

想用芊颜去要挟穆铮吗?

璃阳淡淡的目光,仿佛有种看穿了安阳的心思。

最后,璃阳临走时,还看了一眼穆芊颜,眉目间透着担忧。

她知道,她若不识趣,这些侍卫们怕是不会对她客气。

璃阳走后,穆芊颜倒也松了口气,之前安阳没有对璃阳姑姑下手。

那接下来,就是她了。

她倒要看看,安阳这么费心思,究竟想做什么?

“来人,将这个奴婢也带下去,好生看管。”安阳又接着下令道。

旁边的春荷会意,当即颔首道,“是,奴婢领命。”

春荷又将秋词带了下去。

剩下的,只有穆芊颜了。

穆芊颜静看不语的等着安阳给她的‘处置’

莫说她还有秦玥护着,即便没有秦玥,她也不惧安阳!

“姑母知道,玥儿将她疼在心尖儿上,姑母也不难为她,三天,只要玥儿能在三天的时间里,替她洗清嫌疑,姑母便放了她,这三天,她要留在姑母府上,哪都不能去,玥儿放心,姑母不会怠慢她的。”

安阳这话,是说给秦玥听的,也是说给穆芊颜听的。

要将她留在长公主府三天?

穆芊颜微微蹙眉,安阳打的,又是什么主意?

什么三天时间洗清嫌疑,说的冠冕堂皇,她一个字都不信。

依她看来,分明是安阳自己需要这三天的时间!

三天时间,安阳想在这三天里做些什么?

穆芊颜想得到的,同样的,也瞒不过秦玥。

看样子,姑母是铁了心要留下颜颜,姑母既然这么说了,他倒不担心颜颜在长公主府有什么危险,只是……

颜颜恐怕跟他一样,没弄明白姑母要这三天真正的目地吧?

眼下,他除了答应姑母,也别无选择了。

姑母若执意不放人,一旦闹的太僵,只怕颜颜会置身险境。

一番衡量之后,秦玥点了头,“就依姑母所言,三天后,本王会亲自接回颜颜。”

他也想看看,这三天,姑母想做什么?

于是乎,穆芊颜就这么被‘扣留’在了长公主府。

她倒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她忧心的璃阳姑姑。

能让璃阳姑姑下杀手的,可想而知那李大人是想对璃阳姑姑做什么?!

真是死有余辜!

璃阳姑姑被软禁在府,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好在还有个秦昭灵,可以去探望一下璃阳姑姑。

白日里,穆芊颜出不得阁楼,全然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

也不知道父亲如何了?

但好在,秦玥让她不要担心,父亲那里,他会去安抚的。

穆芊颜也能放心一些。

一天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入夜之后,长公主府则显得宁静了很多。

黑夜中,两个黑衣人与黑夜融为一体。

“盯这么个小姑娘,用得着我们两个人吗?”其中一个黑衣人不满的嘀咕一声。

“嘘!你小点声,被府里的隐卫发现了,我可不救你!”

另一个黑衣人赶忙拉低了另一个的脑袋,长公主府的隐卫,可不是吃素的!

没错,这两个黑衣人,就是朔月和祈月。

“小心!”朔月用力一拉,越发压低了祈月的脑袋!

才没叫他们对面屋顶上的黑影发现。

那黑影,便是长公主府的隐卫。

若非他们跟随王爷,对长公主府异常熟悉,恐怕连踏进长公主府都难!

更何况还要避开隐卫。

而他们的脚下,正是‘关’着秋词的房间。

“秋词…”伴随着开门声,春荷端了个食盘进了屋,“我给你拿吃的来了,饿了吧?”

春荷,夏露,秋词,冬梅,她们四人都是跟随在安阳长公主身边多年的大丫鬟。

只不过近两年,秋词被派去了侯府,监视着侯府的一举一动。

“春荷,你可算来了,我都快饿死了!”

一看到春荷拿吃的来了,秋词一下子就两眼放光。

虽是关押秋词,可秋词呆着舒服着呢!没绑没押的。

还有丰盛的饭菜吃。

“我就知道你饿了,这不刚伺候完长公主,我便着急给你送的来了!”

春荷笑着将食盘放到了秋词面前,“快趁热吃吧!”

“还是你们对我好!”秋词美滋滋的,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嘴里还碎碎念着,“这两年我在侯府…处处都要谨言慎行,还得讨好瑶氏那个死女人,受了一肚子的憋气,幸好是瑶氏死了,否则我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跟你们作伴呢…”

秋词一脸的笑意,满足极了。

可她却没看到春荷眼里那意味不明的精光,春荷的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忍心…

但终究还是忍了下去,“喜欢就多吃点,厨房还有很多呢,不够吃我再去给你拿。”

这些是你最后一顿饭了…

最后一句,卡在了春荷的喉头,没能说出口。

“谢谢你春荷!这些已经够我吃了…”

吃的美滋滋的秋词丝毫不知自己已是死到临头了。

人最可怕的,不是要死,而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同秋词现在,浑然不知死神已经向她举起了镰刀,她还在高兴的像死神道谢。

看着秋词毫无防备的脸,春荷抿了抿嘴,语气轻然道,“秋词…你别怪我。”

“你说什么……”秋词一句话没说完,便皱起了眉头,面露痛苦之色,手里的筷子也掉了,紧紧的捂着肚子,“春荷…我,我肚子疼…”

秋词痛的一张脸都开始扭曲了起来,想起来却又摔了下去,捂着肚子缩成了一团,痛苦的伸手向春荷求救,“救我…春荷…救我……”

春荷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秋词求救的手,“秋词,你安心去吧,我会找个好地方给你安息的。”

若说到了现在,秋词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她未免就太蠢了!

“为什么……你,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秋词原本高兴的脸上,陡然间褪去了血色,嘴角和鼻孔已经开始渗血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她?!

她自认对长公主忠心耿耿,为什么长公主却要杀她?

她知道,若非长公主的指令,春荷不会下毒杀她的。

就算死,她也想死个明白!

春荷大概是看出了秋词的心思,她缓缓的蹲下身去,看着渗血的秋词,叹息道,“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从你入侯府监视开始,你便是一颗弃子了,而昨日,你又未能完成长公主交代的事,你我都是最了解长公主的人,又何必多此一问呢?秋词,你早该想到会是这个结局才对啊?”

为什么?秋词居然问为什么?她不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很可笑吗?

跟了长公主这么久,难道她还不知道长公主的脾性吗?

知晓长公主太多秘密的人,都得死。

春荷的话,似乎点醒了秋词,秋词自嘲的笑了一下,却吐出更多的血…

她自以为替长公主监视侯府,是为长公主立下了功劳。

可没想到,到头来,长公主却容她不得!

可她还是不甘心啊!

“我…我明明做到了……替,替长公主留下了…穆芊颜…”

秋词说完最后一句话,两眼一黑,人便晕死了过去。

看着秋词的‘尸体’,春荷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是做到了,可你做的不够完美,而且,穆芊颜留下与否,你都活不成。”

春荷最终还是不忍的叹了口气,起身便端起了秋词吃的残剩的饭菜,她要去销毁罪证。

待春荷离开了房间之后,朔月与祈月两人,悄无声息的便从屋顶上飘了下来。

祈月检查了一下秋词的‘尸体’,啧了一声,“鹤顶红,这小丫鬟果然够狠的!”

看样子,这秋词还没死透呢,吊着最后一口气没咽。

朔月一弯腰,动作干脆利落的将秋词拉了起来,“狠的不是那小丫鬟,是长公主。”

“来搭把手!”朔月催促了祈月一声,还不赶紧的!待会春荷回来了就麻烦了!

王爷果真料事如神,让祈月跟他一起来,不就是让他来‘抬尸’的吗?!

然后等春荷销毁完毒饭菜,再回来准备将秋词的尸体拿去埋了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秋词的尸体了!

吓得春荷顿时一惊,连忙就跑去禀报了安阳长公主!

安阳听了,只是眉头一冷,“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没用。”

吓得春荷心头一颤,跪在地上不敢抬头,“是奴婢一时大意,奴婢该死…求长公主恕罪!”

她只不过是去销毁了秋词吃剩下的饭菜,哪知道回来秋词就不见了!

安阳眸光幽幽的睨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春荷,“罢了,你下去吧。”

春荷还楞了一下,似是没想到长公主竟不责罚她?!

顿时就如释重负般连连点头,“是…奴婢告退…”

春荷就像捡回一条命一样的缩了下去。

是谁带走了秋词的尸体,春荷不知道,安阳还不知道吗?

景德镇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市第三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白癜风疗法
南充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治白癜风烟台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