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黑龙江煤城环保项目将成垃圾项目政府监管缺

2018-11-30 21:08:51

黑龙江煤城环保项目将成垃圾项目政府监管缺失

黑龙江省煤城双鸭山近发生了一件怪事:向来被煤炭企业当作包袱、每年要向有关部门交纳一定排污费的煤矸石却成了可以生财的抢手货,以至于一个以煤矸石为原料生产空心砖的国家重点推荐环保项目还没投产即面临危机。

环保项目即将成为“垃圾项目”

国家重点推荐的环保项目、一个由黑龙江省计委批准立项、总投资额为3503万元的煤矸石空心砖生产线日前处境极为尴尬: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其附近赖以生产的原料煤矸石正被迅速“抢”走。该项目投资企业双鸭山市炬鑫制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王新生告诉,从今年6月份开始,生产线旁边的两座由煤矸石堆成的山就奇怪地“销蚀”———山下的一个小工厂,以每天近2000立方米的加工速度把煤矸石粉碎后运走。

王新生说,照此消耗速度,2005年7、8月份空心砖生产线建成后,这两座总量约为80万立方米的煤矸石山将基本被“吃掉”,这意味着项目建成之日,也就是项目下马之时。届时,几千万元的投入不仅会颗粒无收,而且这个占地面积达12600平方米由钢筋水泥筑成的环保项目将成为垃圾项目。

王新生说,更重要的是,这个环保项目已经吸引了美国德瑞克森投资公司来中国投资,如果明年人家所投入的资金到位,中方将无法交待。

目击:煤矸石被拉进煤场

多年无人问津、本属于煤矿所产废弃物的煤矸石被“抢”运到那里?12月2日上午,来到位于双鸭山矿业集团集贤煤矿矿区内的这两座煤矸石山附近,追踪煤矸石的“下落”。

11时,举报者称,一辆牌号为黑J00825载着约30吨煤矸石的解放翻斗车驶出矿区。对这辆车进行了跟踪。半小时后,这辆车驶进了“升昌镇”铁路线旁的一个大煤场,停在一大堆煤的旁边。10分钟后,这辆车空着开了出来。在此期间,远远地发现煤场内有四五辆满载着不知是煤还是煤矸石的车把车上的货卸到了煤堆里。11时55分,一辆铲车来到煤堆旁,用大铲不停地搅拌……13时50分,发现又一辆满载着煤矸石的卡车驶出集贤矿矿区。在的追问下,集贤煤矿宣传部的孟部长告诉,运煤、储煤过程中没有翻搅的程序,而掺了煤矸石粉的“伪劣煤”才需翻搅。

在集贤煤矿采访时,还发现该矿区铁路沿线的两家煤场,都堆有被粉碎的煤矸石。

知情者曝黑幕:不法煤场主“点石成金”

煤矸石被拉进煤场做什么用呢?在双鸭山采访时,几位知情者向抖出了其中的黑幕:一些不法煤场主利欲熏心,竟把粉碎的煤矸石掺进原煤里当煤卖掉,牟取暴利。

在双鸭山矿业集团集贤煤矿里卸煤的一位女工告诉,这段时间煤矸石成了非常值钱的东西,一吨粉碎的煤矸石可卖80元钱。

双鸭山市炬鑫制砖有限公司的张万义给算了一笔账:粉碎一吨煤矸石的成本约为15元左右,而卖出去要净赚60元,如果一天加工1000吨,那将是6万元的暴利。对于不法煤场主来说,以每吨80元的价格买来煤矸石粉,掺到煤里当煤卖掉价格在每吨200元左右,这“利润”就更大了,真可谓“变废为宝”、“点石成金”。

在集贤煤矿铁路沿线采访时,一位姓左的居民告诉,附近的一些个体小煤场几乎没有不往煤里掺煤矸石的。

省环保项目为何争不过个体承包户

炬鑫制砖公司的张万义认为,在煤矸石能牟取暴利的情况下,原料被别人抢走也就不足为奇。

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新生说,他的制空心砖项目是国家有关部门重点推荐的环保项目,因国家为鼓励开发新型墙体材料,国务院在1985年就有“企业对未加工的煤矸石等,应积极支持外单位使用,不得向使用单位收费或变相收费”的规定。可是两年前在与集贤煤矿协商煤矸石原料时,集贤煤矿竟然要收“合作费用”,即砖厂每生产1块砖要向煤矿交0.01元钱,按砖厂每年少6000万块的生产能力算,每年要向矿里交60万元钱。因当时砖厂嫌价太高就没有达成协议。王新生说,本以为在砖厂建成前可以重新和集贤煤矿签订原料协议,可没想到现在原料竟然被个体承包者以每年8000元的超低价“抢走了”。

两座煤矸石山为什么要对外承包?承包者干什么用了?集贤煤矿党委书记邢宝新说,集贤煤矿把两座矸石山“无偿划拨”给了矿里的多种经营公司,多种经营公司又承包给了个人。

为什么不按国务院规定给环保项目提供煤矸石原料反而向投资者索要高价呢?邢宝新表示:“可能是有关人员没看到国务院规定吧。”

随后采访了得到这两座煤矸石山承包权的个体户李军。李军说,他承包这两座山每年只需交8000元的费用。他说,加工后的煤矸石粉一部分卖给了煤场,煤场可能是铺路用了,“掺到煤里卖可能不敢”。

王新生说,如果按国务院规定无偿提供给环保项目建设者,那样就不会得到什么利润;如果承包给个人,有关人员可能就会捞到一些“油水”。

政府监管为何缺失?

据了解,炬鑫制砖公司在为自己的环保项目奔走呼号的同时,也在揭发不法人员往煤里掺煤矸石的这一掺杂使假、扰乱煤炭市场的行为。

“可是三个多月过去了,所有应该找的部门都找过了,每次我们都是失望而归。一件本来很简单的事,现在却搞得越来越复杂了,这让人难以理解”,王新生告诉,这件事双鸭山矿业集团纪检部门也介入了,他还找过双鸭山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工商局和公安局,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些部门都感到“很难管”。

双鸭山矿业集团公司纪检委效能监察室副主任吕明大告诉,因为他们没有抓到那个部门或个人往煤里掺煤矸石的现形,所以也没法对那个部门或个人进行处理。

双鸭山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原稽查大队副队长张奇俊说,他们查得的情况与举报情况不一致。张奇俊甚至告诉,10月末他们发现煤矸石山下的“粉碎机已经拆了不用了”。

双鸭山市工商局消费者权益保护科科长齐东野表示,因为该案已经在公安局立案了,所以他们不能重复立案。而当来到双鸭山市公安局采访时,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赵文锦却表示,因该案不属于他们所应立案范畴,所以并没有立案。

王新生对各政府职能部门的态度表示无奈,只能焦急地看着自己的环保项目变成垃圾项目。

除沫器
芝麻灰花岗岩
平台踏步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