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津信息港

当前位置:

山水无赖吃白食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江津信息港

导读

温二痞子原名温鹏程,他老爹在世的时候曾是城里首富。后来爹娘相继去世,温鹏程在一班狐朋狗友的掇惑下染上了赌博,偌大家财输得精光,成了不名一文的

温二痞子原名温鹏程,他老爹在世的时候曾是城里首富。后来爹娘相继去世,温鹏程在一班狐朋狗友的掇惑下染上了赌博,偌大家财输得精光,成了不名一文的穷光蛋。  俗话说穷狠穷狠,温鹏程为了生存,学会了耍横使诈,成了个地道的无赖,但也没犯过什么大恶,是个典型的既可怜又可恨的人物。街坊邻居遇事倒也都让他三分,暗地里都称他温二痞子。  这天,温二痞子家中无米下锅,正在街上晃悠,忽闻前面有放鞭炮声,好像是有新店开张。温二痞子忙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果然是一家刚开张的饺子店,店老板正在门口热情招呼客人。  温二痞子见店老板面生,不是本地人,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他在饺子店门口磨磨蹭蹭地走来晃去,一会伸头一会缩头。老板一见高兴,看来这是个乡下人大清早进城,想吃饺子又不好意思,忙招呼说:“这位大兄弟,肚子饿了吧?来吃碗热腾腾的饺子吧,麻辣的清淡的,随你挑。”  温二痞子肚子也实在饿了,老板的话正中下怀,忙跑过来,边跑边念念有词:“嗯嗯嗯,不坏不坏,闻味道就知道好吃。”说着就跨了进来。  店里面有个本地伙计见来了客人,仔细一看,不得命了,是温二痞子!他吃饭从来不给钱,老板要吃亏了。这伙计就伸着两指头对着老板晃,意思是叫老板小心,这个人是温二痞子,不好惹。  老板见伙计挤眉弄眼伸着两指头晃来晃去,会错意了,以为伙计说这客人有点二,可以收双倍钱,就摇了摇头,心下说:我天开张要童叟无欺,不能坑老实乡下人,做生意得讲良心。  就这样,伙计不住地晃指头,老板不停地摇头打着哑谜,温二痞子就当没看见,心里却笑得开花。  趁伙计煮饺子的空儿,温二主动与老板搭讪:“看老板不像本地人,不知仙乡何处?”  “有劳兄弟关心,鄙人祖籍南京,闻贵宝地人杰地灵,过来开个小店,还望大兄弟多多捧场。”  “呵呵,一定一定!不过我们这里人心不好,专欺生,老板可要小心啊!”  “大兄弟请放心,我们做生意讲究公平良心,老少无欺,薄利多销和气生财,尽量不得罪人。只是昨天听伙计说本地有个温二痞子不好惹,其他的都很好。”  温二痞子心里偷笑,口中说:“那就好,和气生财。那温二痞子再不地道也总讲点道理,在下冒昧,请教老板尊姓大名,贵庚几何?”  “不敢称尊,鄙人姓秋双名梦醒,虚度四十春秋。”瞧这两人,扯上文言了。  “哦,秋梦醒,这名字好,一听名字就知道准会大富大贵。能给你起这么好的名字,想必令尊一定是位名流,不知令尊大人大名,身体可好,今年高寿?”  秋老板心想这人也真是唠叨,不过自己是天开张不敢嫌烦,只得耐着性子答道:“家父秋有财,已于前年仙逝,享年六十有五。”  “唉,可惜可惜。不知秋大哥膝下子女几个,各有多大了。”为了套近乎,温二痞子连哥都叫上了。  “鄙人膝下就一子一女,子已十八,女儿才三岁。”  “儿女双全,好福气啊!温二连连奉承:“只不知子女生辰八字如何,小弟我略懂阴阳,秋大哥信得过的话我帮你算上一算命里的祸福。”  秋老板见有免费算命,心里也高兴:“那敢情好,看不出大兄弟是位高人啊。犬子生于乙酉年三月初八申时,小女生于庚卯年九月二十辰时。”  温二痞子装模作样了一番,连连称赞是龙凤之命,喜得老板眉开眼笑。  这时伙计煮好了饺子端上来,温二痞子也饿急了,呼噜咕噜地没尝到味就吃了一碗,舌头烫得起泡。边吃边赞好吃,叫伙计再来两碗。老板也高兴,开饭店不怕肚子大,你吃得越多我赚得越多。温二痞子连吃三碗,不能吃了,叫伙计再煮两碗让他带回家。  一切就绪,温二痞子叫过老板:“秋老板啊,算下帐,共多少钱?”  老板打着算盘:“一碗十文,三碗三十文,打包两碗二十文,共五十文。”  “嗯,不贵不贵,这么好吃的饺子才十文一碗,不贵。恭喜发财,再见!”  “哎,兄弟你还没付账哩!”  “哦,这样吧,今天你天开张,我也不好意思叫你还债,你就在债里头扣吧,过两天等你手头方便了再还给我。”温二痞子说。  “咦?出鬼了。”秋梦醒老板一头雾水:“你吃饺子不给钱,还说我欠你债?这是什么话?”  温二痞子可不干了,用力把两碗饺子往桌上一放,气呼呼地说:“好你个秋梦醒,开了个小店就不认人了是不是?那好,咱们今天把账算清楚,你家借我家一百两银子,我买你五十文的饺子,还差我九十九两九钱五,你还给我吧!”  秋老板急得头上冒火:“你这人有毛病不是?我打出世就没见过你,什么时候跟你借银子了?”  “不是你借的,是你老子借的,你老子不在了,父债子还,我就与你要。”温二痞子振振有词。  “我家没借,你讹诈人!”  “你老子借了,今天不还我就拆了你的店!”  “我就不还!看你怎么滴?吃白食还讹诈,还有王法没有?”  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别人看是温二痞子闹事都不敢过来劝。有一个老秀才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也知道温二痞子从来不欺负老百姓,便壮着胆子上前劝解:“老二呀,究竟什么事呀?人家一个外地人到我们本地开店也不容易啊,你就赏我个面子不要闹了,你的饺子钱呢我替你会还,你就不要防碍人家做生意了,给我个薄面吧!”  温二痞子正是想要有人出面打圆场,见有人劝解正中下怀,心里暗乐嘴上不饶人:“哎呦!原来是夏非烟夏老太爷,按理说你老人家出面我怎么也得给你个面子,可他姓秋的太不地道,翻脸不认人。借钱不还,还反污我耍无赖,你老先生当着大家的面说说,我是个不讲理的人吗?”  夏秀才心里忍不住笑,你本来就是个不讲理的东西。可这话不能说出来,只得捡好听的说:“当然不是,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从小大家都说老二是老实人。”夏秀才口中如此说,心里直骂温二痞子不要脸。  “我的为人你夏老先生清楚不过,今天给你老个面子,饶他一次。不过我话可得说明白,以免别人论我的不是,确实是他姓秋的欠我的钱不还是真。”  “哦,是这回事呀,秋老板啊,你有没有借过他钱啊?”  秋老板脸都急红了:“老先生你别听他满嘴无赖,我打出世也没来过这地方,怎可能向他家借钱?再说句大话,凭他那样子会有钱借给我?”  温二痞子一听跳起来大骂:“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想当初要不是我家救济,你一家几口也不知饿死哪块了。现在风光了,过河拆桥了,看我不打死你!”骂着捋着衣袖作势往秋老板面前冲。  秋老板也脱衣捋袖蠢蠢欲动,嘴里骂着准备上来动手。  夏秀才连忙拦住:“千万别乱来,打架可不是好事,千万冷静!”  温二痞子说:“老先生你赶紧让开,今天我非揍他不可,你老人家快闪一边去,我这拳头万一舞到你身上去可不是玩的。你躲到五丈开外,我的拳风要是伤了你可不怪我。”  “呀,你老二厉害呢,拳风也能伤人?”  “难不成你老人家忘了吗?我五六岁的时候有一次在练拳,你老人家看到了对我说:鹏程乖乖呀,拳打得不错啊,练一趟给伯伯瞧。也怪我不懂事,离你三丈远一拳风就把你腰打歪了,你在家躺了三个月才能起床。”  “哪有这事?你五六岁就把我打伤了?我怎么没印象?”  “确实有这回事,你老人家忘了。从那以后我就轻易不敢与人动手,一出手就伤人。今天看我不把姓秋的打成麻花方解恨。”  温二痞子满口跑马,唬得秋老板进退两难,夏秀才接着打圆场:“有话好好说,究竟什么回事?我倚老卖老给你们做个中间人,你们一个个的说。”  温二痞子说:“你让他先说。”  秋老板说:“你先说!”  温二痞子又说:“我说就我说,不过我说话你不许打岔,你说话我也不插嘴,谁插嘴算谁理亏耍无赖。”  秋老板说:“有理不在声高,不怕你把黑的说成白的,你说你的,我保证不插话。”  温二这才对夏非烟老秀才说:“二十年前,他老爹借了我老爹一百两银子......”  “你放屁!我爹根本不认识你爹……”秋老板急得吼起来。  “刚才说了让你先说你不肯,现在我说了你又打岔,看来这事是说不清了,夏老先生你看这官司打不下去了,他明显耍无赖,我得揍他!”温二痞子又装模作样的捋衣袖。  夏老秀才连忙阻止,示意秋老板不要说话。  温二痞子接着说:“那时我才十岁,这个秋老板么那时候二十岁,逃难到我们这一方……”  秋老板又急了:“我依你妈,我们一家过得好好的,什么时候逃过难?”  温二痞子无奈地说:“夏老先生你听,我一说他就故意捣乱,看来我还得揍他,你让开!”  夏秀才这时也分不清究竟谁对谁错了,又拦住秋老板,让温二继续说。  温二痞子又接着说:“我父亲那时候还在世,姓秋的一家饿晕在我家门口。我死鬼老爹心生忴悯收留了他们,又见秋老爹气度不凡,还与他结了个亲家,赠送一百两银子送他们回乡安家。秋老爹还算有骨气,当场就要写欠条说是借,我父亲说是赠送,如果过得好呢就还,反正没放心上。到如今二十年了,我家落魄,姓秋的发财了,竟然忘恩负义不认账。夏老先生你说气不气人?”  夏秀才半信半疑,因为温二痞子爹爹在世时确实经常周济穷人,心地较善良,口碑不错。  秋梦醒气得跳脚大骂:“我依你妈,你血口喷人,真是见了鬼了!”  温二痞子也毫不相让,跳上桌子骂道:“我把你个不仁不义过河拆桥的东西!我问你,你爹是不是叫秋有财?”  “是又怎么样?”  “他是不是前年去世的,去世时六十五岁。”  “是啊!”  “你是不是叫秋梦醒?是不是生了一子一女?”  “是啊!”  “你儿子今年十八,乙酉年三月初八生日,你女儿三岁,庚卯年九月二十生日,是也不是?”  “是的,又怎么样?”  温二痞子理直气壮的对夏秀才说:“老先生你听听,我没说假话吧?要与他姓秋的不熟我怎能对他家里的事知道得这样清楚?”  夏秀才想想有理,秋老板却急红了眼:“我操你姥姥,都是你小子刚才套去的底细,看你像个老实人,却原来是个痞子。”  温二痞子暗笑,哈哈!我本来就是痞子,你才知道啊,晚了!口中却正经八百地说:“我套你什么底细了?你与我素未平生就把老底告诉我了?你是三岁小孩?”  秋老板被噎得干瞪眼,温二痞子又说:“我为什么知道这么清楚哩,你生儿子生女儿我家都去出过礼。前年你老爹过世是我去奔丧的,你还拉着我的手说秋老伯临终前还念叨着我家的好处……唉,秋老伯是个好人啊……到你秋梦醒这儿发财喽,不认识穷亲戚罗……”  温二痞子说得郑重其事,夏老先生云里雾里,就连秋老板也觉得好像真的有过那么回事。  温二痞子又说:“夏老先生你评评理,我听说他姓秋的来此开店,心里替他高兴。特地来看看他,承他之情请我吃饺子,我一尝饺子还真好吃,就想带两碗回家给老婆孩子尝尝,谁知他姓秋的还好意思开口要钱。我也不是耍无赖的人,就是他不收钱我也是要给的。但他就不该开这个口,既然说到钱,那就亲兄弟明算帐,从那一百两银子里头扣,二十年利息我就不要了,该找我多少就找我多少。”  话说到这里秋梦醒心里明白了,今天活该倒霉惹了个活鬼,被他三绕两绕的绕晕了头,有理说不清,气得要哭。  到这时候夏非烟老秀才也恍然大悟,温二痞子不是真的想讹人家一百两银子,只是没钱付帐而耍无赖。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五碗饺子嘛。在老先生的劝解下,温二痞子如愿以偿,秋老板哭笑不得。  临去前,温二痞子对着秋梦醒展颜一笑:“秋老板啊,你就别哭丧着脸了,今天你可占了大便宜呢!”  “唔,我见鬼了,开张天免费大赠送。”秋老板越想越来气。  “话不要这么说嘛,我今天呢是给你上了一课,以后不要轻易与陌生人说话,你这五碗饺子算是交了学费了啊,哈哈我走了!”说完扬场而去。  看着温二痞子远去的背影,梦老板满心不是滋味,向夏老先生诉苦道:“你说这是个什么人嘛?简直比他们告诉我的温二痞子还坏!”  夏秀才忍不住笑起来:乙“他不是温二是谁?你还当他是温三啦?我不停的叫他老二,你怎就不明白?”  “啊?他就是温二痞子?算我倒霉。”  这时那个伙计不失时机的过来讨好:“刚才我竖两指头就是说他是温二痞子,老板就是不理解,急死我了!”  秋老板正有气没处出,正好拿伙计当出气筒:“我依你妈,你晃啊晃的老子都被你晃晕了,打什么哑谜,直接告诉我他是温二痞子不就行了?给老子滚一边干活去,五碗饺子在你工资里面扣……   共 46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勃起功能障碍避免各种类型的性刺激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标签

上一页:直到明天

下一页:夏雨初霁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