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津信息港

当前位置:

情窦初开写情书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江津信息港

导读

情窦初开写情书    军部大院是机关,相对来说女兵还是很多的,如宣传队、卫生所、机关各部打字员、通信营总机班,加之十八野战医院就在我们附近。

情窦初开写情书    军部大院是机关,相对来说女兵还是很多的,如宣传队、卫生所、机关各部打字员、通信营总机班,加之十八野战医院就在我们附近。尽管女兵算是多的,但是在“光葫芦”男性占多数的军营里,女兵走到哪里,依然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我是个年方十九的热血男儿,面对那些女兵,也难免会有点动情。何况我内心里一直想找一个当兵的作为妻子。所以看到那些女兵们来来往往,内心自然会情窦初开的涌动点情感的萌动。  我把我见过的认识和不认识的女兵一个个的都揣摩个遍,一个女孩进入我的视线。那女兵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好,而且在宣传队里担纲重要的角色(具体做什么的我不能说了,因为很多女战友都看我的博客,一说就露馅了,嘿嘿……)。既然目标定了,我便格外的注意上她了。  那段时间因军首长的小别墅开建后占了原宣传队的宿舍区,宣传队搬到了通信营旁边的教导队住了。但是那里没有练功的场所,所以她们只能来军部礼堂练功和排练等。只要我在站岗,看到她们进进出出时,我都会偷偷的观察我那“梦中情人”。  那时候也胆子大,想着既然看上了,总要找个方式表达吧,于是便动了写情书的念头!我背着班里的战友,悄悄的写了一封情书。如今回忆起来,这封情书的内容我记不清楚了,但我自认为还是写的很有感情的。动用了我所能用的形容词,加上我看书多,多少还有点文学修养,可以说写的神采飞扬、情意缠绵。写好后,我又反复修改,并公正的抄写清爽后,将情书折叠好,装在了口袋里,伺机寻找机会送给她。  这种事是不能公开的,用电影里的台词就是:“要悄悄的,打枪的不要”,必须等她一个人,而且四周没有别人的时候给她才行。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她每次进出都是和宣传队的人结伴而行,我压根就没有机会单独给她,我这心里着急啊,可着急又有什么用呢?情书足足在我身上装了一个多月,也没有盼到合适的机会。  这天,我上岗后,因那天的太阳直射进岗亭,于是,我转移到大门柱子前的阴影下。刚站好没多久,便看到她从政治部大楼那里走过来了。  此时,阳光下她穿着合体的军装,袅袅婷婷的如同风摆荷叶般婀娜,一副阳光自然的神态,平静而安然的朝大门走来,那瞬间,她在我眼里那就是仙女下凡啊!我眼睛都看直了。心说,这不是天助我也啊!她不但是一个人,而且平时人来人往进出者不断的大门,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我的心里暗自狂喜,哇,机会来了。  但想是这样想!真的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而且她越是走近了,我的心就越跳得‘砰砰砰’的,这毕竟是有生以来次给女孩子送情书,虽然过去曾经帮助人传递过情书,可那毕竟是帮别人啊!  我两只眼看着她,见她离开我十几步了,我极力地抑制着内心的狂喜和慌乱,一手持枪一手哆哆嗦嗦的去解上衣口袋的扣子(战士的军装只有上面两个兜)  没想到,平时轻轻一拉的扣子,却怎么也解不开了。急得我浑身冒汗,想动作大点,又怕让她看到我的窘迫。   十几步远说到就到了,她经过我身边时,朝我看了一眼,微笑了一下后轻轻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并过马路朝斜对面通往通信营的路口走去了。你说气人不气人,这时,我的扣子却一下子解开了。  我当时那个懊恼啊,本想喊她一声,一个是我没那个胆子,另一个门口正好走过来两个干部,我连忙站直了身子,对他们行持枪立正的注目礼(那时要求干部出入时,执勤的哨兵要给干部行持枪立正注目礼,干部在我们行礼后要还举手礼),等他们还了礼走进大门后,我再转头看她时,已经拐过了路口没影了。  这是我次给女孩子写情书,而且还没能给她。真是应了那句话: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此后我再也没遇到她一个人经过大门口的机会了。那时我就想,看来我和她没缘,要是有缘分,我当时怎么就解不开上衣扣子,拿不出情书了呢?  我懊恼的把情书撕碎了。  其实,撕碎情书不是为了别的,一是怕万一被别人看见了,二是事后我想起来也很后怕。部队规定战士不允许谈恋爱不说,如果她当时拿了我给她的情书,交到领导那里,或者在她的女战友间传看,那我不是会臊死了啊!而且战士私自谈恋爱是要受处分的,即便是不给处分,部队也会复员处理的。  我虽然没缘和她交往,但是我的心里依然暗恋着她。并时时关注着她。记得那年我去十八医院看病,正逢医院营建盖病房大楼,我远远的看到她站在二层脚手架上开卷扬机。  风沙中,她的样子有点憔悴,而且满身满脸都是土。我当时真的觉得医院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干开卷扬机那种如今只有民工才做的苦力活,简直就是暴殄天珍!我远远的看着她,不敢走近前去,因为那时候她已经提干了,而我还在当我的大头兵呢!我们彼此之间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我难免心里有些自卑。以后虽然我也提干了,可是那时她已经和政治部的一个干事谈了。  随后我再也没有和她有任何联系了。  多年后,我已经调回西安了,一天在大街上,竟然碰到了她抱着孩子和一个原来宣传队的男战友在一起,我见到她后,有些羞涩的没敢打招呼,而是和那个战友说话。没想到的是,她一下子认出我并叫出我的名字。我真的有点惊讶。遗憾的是我没有请她吃饭,也没请她到我家里去玩玩。  多年后我们又联系上了,我对她说,当年你可是我暗恋的梦中情人啊!她惊讶的说: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我说,我给你写了封情书,却没有交给你,不是我不想交给你,而是我当时紧张的没拿出来。她更惊讶了,说,我还真的不知道啊!我问:如果当时我把情书给了你,你会同意和我交往吗?她说,你不是没给我啊!  人和人是有缘分的,如果当时我把情书给了她,她也接受了,且我俩真的拍拖,一个是部队不允许,另一个她比我提干早,我能不能提干还是未知数,即便是发展,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所以,命运注定我和她无缘走到一起。当然了,如果和她走到一起,也就没有后来我和木嫂缠绵曲折的恋情了   共 229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射精痛病症预防有秘诀吗
昆明癫痫病的医院
成人癫痫的病因都有什么
标签

上一页:不舍友情

下一页:那一天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