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津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猎人之死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江津信息港

导读

这是夜郎国里一片茫茫的荒野。再向东,它的尽头是一座苍茫的鬼魂山。黑熊谷就深藏在这道幽暗的鬼魂山之中。  黑熊谷,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黑熊的世

这是夜郎国里一片茫茫的荒野。再向东,它的尽头是一座苍茫的鬼魂山。黑熊谷就深藏在这道幽暗的鬼魂山之中。  黑熊谷,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黑熊的世界,一个比鬼魂山恐怖和残忍的王国。在这里,不仅误入谷底的鹿群和羊群会永远消失,狡猾的狐狸、猞猁和獾会被肢解,即使体型庞大的虎豹、肆无忌惮的豺狼,也会死无葬身之地。雪地上总是遍布着斑斑血迹和没被啃净筋肉的骨骸,血与雪溶解成的冰块,经过岁月的洗刷,由鲜红变成了紫黑。  等待多日的山崽,就是这鬼魂山里的黑熊谷边上那片荒原。  当落日的余晖给荒原洒下一片金红时,山崽正漫步在这连绵起伏的鬼魂山里。这是他次领略到幽深的鬼魂山的美丽:山上的雪将夕阳灿烂的余晖反射回来,照得整个鬼魂山都发着桔红色的耀眼的光芒。山上一丛丛低矮的绿色植物倔强地从厚厚的雪层中抬起头,上面托举着一层层洁白的雪,像是一朵朵的白云,仿佛稍受一点震动就会从那兀立的绝崖上洒落下来。近旁的雪地上深陷着一行行野兽踩踏的足迹,说明这里虽无人烟但仍充满勃勃生机。  正当山崽陶醉于鬼魂山周围的景物时,身旁的雪层中突然哗哗作响。山崽转过脸,仔细看去,原来是一只灰色的野狼。野狼并不慌张,而是一溜烟小跑到仅离山崽不到20米远的地方望着他,竟旁若无人的坐在地上。山崽玩心顿起,俯身团了一个雪球扔过去,野狼却不慌不忙地走着。它边走还边掉头来看山崽哩。  山崽火了。愤怒地追赶野狼,向鬼魂山的深处跑去。但野狼绕过几道弯来到山脚后,就没了动静。随后,突然传来纷杂的厮打声和野狼发出的一声凄厉的嚎叫。山崽马上意识到误闯了黑熊谷。果然,一只毛色黝黑的熊在晃动,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转眼间,整整一伙熊群已经将山崽重重包围。  这苍茫的鬼魂山中,只有黑熊谷对山崽来说,是一个令他伤心的地方。当年,他的父亲母亲就是在这里被大黑熊举起来扔下了茫茫山崖。来这里之前师傅也曾提醒过。但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就这样误闯了进去。  不等山崽定下神来,一只浑身沾满雪、气势汹汹的熊已经出现在他面前,贪婪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他。显然这只熊在刚才与野狼的搏斗中出了力却未得到半点食物,因此目光越发令人望而生畏。山崽无助地环顾四周,看到的只是一双双充满杀机的凶残目光。  那只靠近山崽的熊忽地抬起前腿直立起来,山崽本能地往后退。几乎同一时刻,山崽的脚被熊叼住了。那只熊刚才就潜伏在离他两三米的草丛里。立刻,附近的百十只熊不停地怪叫着,不停蹿跳,雪粒像旋风般被卷起来,刮到山崽脸上。  山崽正奋力挣脱熊口,一只极高大的熊已经凌空跃起,獠牙突出的血盆大口正迫近山崽的喉咙。然而奇迹就在这时出现了:一道快得不能再快的银光“嗖”的一声击中了那只扑上来的熊,一声闷响,熊倒在雪地上再也起不来了。接着,好像有无数片雪花和冰凌飞向密密层层的熊群,弄得山崽睁不开眼。他重新抬起头时,惊得目瞪口呆。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站在他面前,而熊群早已哀鸣着四散而逃。  山崽慢慢站起来,惊奇地打量着那个与这里环境有着一样冰雪般气质的老头。老头忽然开了口:“山崽,我早就给你讲过,你还来这里?!”  山崽眨眨眼睛,缓了口气,说:“师傅!我……”  “回去吧。”  老头深邃的亮眼睛盯着山崽。  山崽除师傅外,还有一个叫岩宝的师兄。,他们师徒三人一起生活在这鬼魂山中,以打猎为生。当年,山崽的父亲母亲命丧黑熊谷后,年幼的山崽便来到师傅这里学艺,希望长大后当个好猎手,杀掉黑熊谷里的那些熊。山崽发誓,长大后一定为父母报这个仇。  山崽刚来的时候,师傅就告诉他:“在我这里家务事自己解决,我不会管。”日子久了,山崽发现师傅并不像自己当初见到他的那样,像雪做的一样的晶莹剔透。山崽觉得师傅确实很像雪,像雪一样冷酷。  山崽跟着师兄岩宝训练打猎技术。师傅顶多在一旁指出他们的错误,没有一个多余的字,连解决方法都不给。即使徒弟们有进步,他也只是点点头,脸上毫无欣喜之色。徒弟伤着了,他也不问一声,而是让他们自己去鬼魂山采药。  山崽想念父亲母亲时,师傅就让山崽跑到当年同父母生活的场所待着。但是一到训练时间,就会把山崽叫回来,从不留情面。  师傅是不是冷血动物,没有感情呢?山崽想。  山崽把这个本不该想,而又不能不想的想法告诉了师兄。师兄笑了笑:“其实师傅人好着呢。我也解释不清楚他到底哪儿好,反正你以后就明白了。”山崽耸了耸肩,并没理解这句话。  师徒三人就这样年复一年地在鬼魂山里过着日子。这年的冬天,是一个无雪的冬天。据说这天气是鬼魂山一带百年不遇的,要是赶上了,瘟疫就会像往年的大雪一样漫天飞舞。师徒三人全病了。山崽和师兄已经没劲儿起来了,师傅还勉强能照顾他们。虽说同样发着高烧,师傅仍然寸步不离地陪伴在两个徒弟身边。山崽每天看着师傅疲倦的身影,又想起师兄岩宝说过的话,心里也隐约明白了什麽。  一天夜里,山崽从沉睡中被噩梦惊醒,刚要起身,眼睛就对上了师傅亮亮的眸子。师傅用手势示意山崽不要动,然后自己就摇晃着出了屋。山崽还没明白怎麽回事,就听见外面响起了“呜呜”的威胁声,接着又从窗户看到有几点露莹莹的光透进来。这光不禁让山崽想起当初身陷黑熊谷时看到的那种凶残的目光。山崽突然知道外面是什麽了。随后响起的激烈的撕咬声证明了他的猜想。熊群的怒号与山崽熟悉的银光混杂在一起,可那银光远不如从前灿烂夺目,甚至显得有气无力。这时师兄也被惊醒了,发现师兄挣扎着要往外爬,连忙把他拉了回来。山崽和师兄缩在床上发抖,眼睛却一刻也不敢离开窗户。渐渐的,熊群嚎声弱了,没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啪啦”一声打开的屋门打破了宁静。师傅进来了,带着满身血迹和皮肉被撕裂的创伤。  “师傅,你怎麽了?”师兄和山崽都吓坏了。  “躺下睡觉,别大惊小怪的。”仍然是和平日里一样冷冷的声音。  “可是……”  “什麽可是,没听见我说话吗?睡觉!”  师傅用毫无气力的怒喝打断了山崽心急的问话,然后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隔壁屋去。  第二天,师傅依然早早起来收拾屋子、做饭。昨夜的厮杀似乎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早就醒了的山崽悄悄看师傅,发现师傅的脸、脖子、手上全都是一道道长短不一的血痕,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山崽用被子蒙住头,无声地哭了。  师傅真的很好呢。山崽对以前那个幼稚的想法感到可笑了。  师傅与熊的那场搏斗,深深地刻在了山崽的脑海中。  在师傅的调教下,山崽进步很快。几年工夫,他已经有足够的力量穿越葬送父母的黑熊谷了。但每当他要求去黑熊谷为父亲母亲报仇,师傅都说没到时候而一口回绝。山崽就不再问师傅了。他要等,等到有机会,他就要去。  终于有一天,在山崽跟师兄训练时,师傅没在旁边。山崽趁师兄不注意,只身前往黑熊谷。一心想为父亲母亲报仇的山崽,想都还没来得及想,便陷入熊群重重包围之中。一只大黑熊已经凌空跃起,血盆大口正迫近山崽。然而,师兄就在这时出现了……接着就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博斗,师兄倒下了。山崽的力气也用完了,他觉得自己轻飘飘的。然后,他慢慢地失去了知觉。  山崽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屋子里了。个映入他眼帘的,就是师傅的背影。师兄却不见了。  当山崽意识到这一点时,就问了师傅一句:“师傅,师兄去哪儿了?”  师傅就像是快要晕倒一样摇晃了一下,但终究没倒下去。  山崽感到气氛不对,立刻起来拽住师傅的胳膊,大声问:“师兄到底怎麽了?他出事了吗?师傅你告诉我呀!”  师傅一把摔开山崽的手,大吼道:“师兄为了救你与熊群搏斗,再也没回来。都是因为你!这下你高兴了?”  山崽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一击,整个人呆住了。噩耗的打击使他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师傅缓缓站起来,走到山崽身边,抚摸着山崽的头。“为什麽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呢?”声音很轻,像一声叹息。山崽从未听过师傅用这种声音说话。良久,一滴闪亮的泪珠,落在山崽脸上。  苍茫的鬼魂山荒野,从此少了两个顽皮的孩子惹他们的师傅生气,多了一个懂事的少年和他的师傅相依为命。  时光如梭,山崽转眼也长大。这不是吗?已经到快过大年的日子了。山崽眼看新年一天天迫近,想着该要做点什麽了。从前要为父亲母亲报仇的想法,突然又浮现在山崽的脑中。在大年晚上,山崽偷偷溜出了门。  师傅此时正坐在自己房里,想着明天过年的事。他觉得迎新年,就是要把自已全身的污垢洗去,不留一点尘埃。当然,年三十沐浴,这也是鬼魂山一带的习俗。  师傅想到这里就站起身来,便去叫山崽帮打一盆清水过来。可他马上就发现,山崽根本没在屋里。山崽这麽晚出去干什麽呢?师傅这才发觉外面很静,静得有些异常,仿佛整个天地都在酣睡似的。蓦地,一阵令人心悸的熊嗥猛然划破长空。那哀怨和暴怒的啸音在鬼魂山的荒原上空飘散开来,将静夜的帷幕一下子扯得粉碎。师傅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急急地奔出房门,向黑熊谷跑去。跑到离谷口还有二三百米的山上,师傅终于看到了山崽。他远远地从谷中跑出来,手里还抱着什麽东西。师傅还没等跑过去,就看见山崽身后出现了一大片黑影,越来越近。师傅不寒而栗地打了个冷战。那是熊,足有上百只的黑熊群!师傅知道山崽做了什麽了:他掏了熊窝,把小熊崽抓回来了!山崽,你闯下大祸了!  山崽紧紧抓着怀里的四个熊崽,拼命地跑。他只是想把这几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熊偷偷藏起来,让其它熊着急,为死去的父母出口恶气。没想到这麽小心,还是惊动了熊群。手脚都冻麻了,山崽却不敢放慢一点速度。东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破晓前的这一片茫茫的荒原真冷,让人觉得犹如身在几万年前的冰川世纪。准备加快脚步的山崽一下停住了,他前面出现了晃动的黑影。他已经被狼群包围了。恐怖的罗网被迅速拉紧,紧紧束缚着山崽。  师傅站在山上看着这一切,他使劲压制住出手相救的念头。他要让山崽靠自己的力量挽救自己,不然山崽永远也无法战胜自己。  熊群似乎嗅到了山崽的恐惧,龇着亮白的牙慢慢逼近,包围圈越缩越小了。山崽没有办法,就先放下了小熊崽。可熊不但没有停下,反而逼得更紧。看来它们是一定要把伤害它们后代的人置于死地了。山崽认为这次师傅不可能像上回那样来救他,师兄也因为救他而死,再也没有人来救他了。  山崽不知道师傅此时就在山上。他只是努力地思索平时学到的东西,希望可以找到脱身的方法。还没容他想什麽,一只体型庞大的熊已经纵身跃起,它们要用苍茫山地黑熊的作战方式——突然的一咬来对付敌人。  “钻石星辰!”山崽条件反射般地使出师傅教给他的“点穴功”:一指点在这头熊的穴道上。师傅曾经告诉他,熊的穴道和犬类差不多,一点之下就会立刻软到下去。不知师傅讲的是不是真的!  山崽用尽全力使出“点穴功”后,此时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他想喊,却发现自己已经喊不出声了。只觉得周围发出一片耀眼的银光,刺得山崽紧紧闭上了眼睛。当他睁开眼睛时,先前扑上来的那只熊已经倒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一动不动了。其余的熊有向后退的趋势,但在一只高大的黑熊的一声凄厉的嗥叫声中,熊群又一拥而上,像黑色的风暴,瞬间扫了过来。  首战告捷的胜利给山崽增添了一些勇气。他感到喉咙能够发出声音了。“钻石星辰!”山崽这回将生平的力气全拿了出来。看到了当年与师傅相遇时看到的无数雪花和冰凌,但威力似乎更加强大。熊群霎时土崩瓦解,死伤了半数。幸存的熊知道自己不是敌手,仓惶而逃。山崽自己也没想到,他的实力如此惊人。山上的师傅笑了,这是他次为徒弟的成功笑得这麽开心。黎明悄悄来临了……  新的一年有了良好的开端,山崽和师傅很是开心。这意味着新的一年有了新的希望,当然也意味着山崽学有所成,春节过后要离开他的师傅了。临行时,师傅没有送山崽,只是站在黑熊谷的外面目送着心爱的徒弟。山崽回过头,望着师傅。此时的师傅不再像一道冰凌,而是像一团暖暖的云雾,发着柔和的光辉。师傅终于看见他的徒弟脸庞上,平添的那分坚毅;山崽终于看到他的师傅坚冰般的外壳下,那颗温柔的心。  山崽辞别师傅来到梧桐县城,成了一名艺人。每天他往街头一吆喝,四周就立刻围满了人。他表演的是师傅教给他的谋生之道:驯狗。他只有一个人,却带着大大小小10几条狗。这些狗都极通人性,技艺高超,钻大圈、叠罗汉几乎无所不能,其中的几条狗甚至能穿上道具衣服,表演无声的戏文。奇的是,这些狗打自来了之后就没叫过,只是乖乖地听山崽的命令。 共 839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有效预防男性早泄的十大攻略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
标签

上一页:你走了15

下一页:三尺人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