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津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雪舞玫瑰冰心长存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江津信息港

导读

一、  野外,云渐渐厚了,寒风舞细柳,雪接着飘了起来,山在黑夜之下倍显狰狞,时而尚有饥饿的群狼在嗥叫。  夜,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夜。  茫茫丛

一、  野外,云渐渐厚了,寒风舞细柳,雪接着飘了起来,山在黑夜之下倍显狰狞,时而尚有饥饿的群狼在嗥叫。  夜,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夜。  茫茫丛林里有一块几十亩大的空地,一个妇人和一个孩子相依而站,妇人一身青衣,长发披肩,发是白色的,和雪融为了一体。  血从她的手上流下来,不,是从她左手短剑上流下来,一滴滴的,犹如红色的相思豆渗入雪地,渗入一个人的心灵。  很快血流尽了,才看清那是一柄纯银做的短剑,而嵌在剑身的一颗血红的珠粒格外醒目。  孩子是一个十一二的女孩,她上前走了一步,聚精会神地望着对面慢慢倒下去的一个白衣人,她想上去扶住他,但看到妇人冷峻的眼神,她停止了行动。  一丈开外,一个三十余岁的白衣男子,任凭胸前的血在流涌,他慢慢地倒下,脸上一种冷漠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神情,他一双星目之中望着白发妇人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  妇人抚摸着银色短剑,抚摸着一颗血红的珠粒,就像抚摸着自己亲爱的孩子一样专心,好久她仰首长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女孩子用手挡开飞来的几片鹅毛雪花,急道:“猫姑姑,我们去救杀手吧,他虽名为杀手,可是出道两年来,丧命他刀下的一百零八个人,全是大奸大恶之徒,武林据传,他的刀是他个情人用了很多眼泪冶炼而成的,从他的刀炼成之时,他与这个情人分手了。所以没有人见过他的刀,而好些奸恶之徒想一睹那把刀的风采,却全部死在他的刀下”  妇人上前一步,厉声道:“杀手,杀手,你为什么不出刀,为什么不出刀……”  杀手手支撑的雪地,他望着地上的薄薄的积雪,感觉雪的洁白是他的生命和他需要的一份情。  风越来越大,杀手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沉默。  “你们走吧,你不会看到杀手的刀的。”  妇人一张俊美绝伦的脸庞却是没有一丝血色,她年龄在三十岁左右。曾经因为情在几年前使她满头乌丝变成了白发,从而她本来温顺柔朗小鸟伊人性情也有了巨大变化。她一直寻找着他,因为他是的恋人。  她是就是武林英名远播的“银剑媚子”向千猫,身居武林一大支派“妖园”总护法,而那个女孩是她和他很早收养的一个孤儿,名唤“摩登才女”阿情。  向千猫永远不能忘记他,两个人相爱,如风雨不能分离,心与心相融。曾经她为了报家族的世仇,被仇人迷失了本性卖到了扬州“雅雅歌院”为歌女,那时她才二十二岁。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和他相识了,他会吹很好好听的箫曲,为了救治她的,他历尽艰辛,从雪山“不败老人”处学来了秘技“风吹红玫瑰”,二十五岁那年,他一连十八个日夜,一共吹奏了八十一次“风吹红玫瑰”,终于使她恢复了本性,而他却因劳累过度,一口鲜血喷吐在她的银簪上,昏迷不醒。  她为了救他,武林之中遍地巡医,时值半年,才在妖园的一座天然形成长年飘雪的“雪浴阁”中把他医治痊愈。从那一天,“妖园”中的“浪漫擎天”露露老大允许她加入了“妖园”,那一天是七月八日。由于她们的爱抚与肌肤相亲,她和他的内力突飞猛进,在露露老大的建议下,她用他染血的银簪加入银质铸造了一柄一尺七寸的银剑,而奇怪的是银剑剑身永远留下了一颗血红的珠粒,她知道那是他的血是他的一颗红心。  心心相印,银剑能发出一阵抵御迷雾和毒雾香气,她和他终于闯过了号称“武林毒”的红孩儿山,从而她剑斩“红尘老幺”,雪洗了她家的世仇。那一天是一个大雪飘飞的下午,她和他收养了被“红尘老幺”抢夺来的幼女阿情。  二人相爱的如火,曾在她父母坟前定了终生。后来她和他带着阿情笑傲网林,做了很多功德的善事。  可世事难料,一次意外的机会一个年轻的女孩闯入了她们的生活。同样这个女孩也爱上风流倜傥,柔情蜜意的他。  这个年轻的女孩有一个和脸庞一样美丽的名字---枫念伊,枫念伊携带的一枚蝴蝶发卡曾经吸引了他。枫念伊有一双美丽勾魂的大眼睛,让人实在留恋。从那之后,她和他有了隔阂,爱出现了裂痕,终于一个无月的夜,她再也受不了枫念伊对他的柔情蜜意,趴在他的肩头流下了泪水,很多的泪水浸湿了他的青衣,她爱的那么专一,她宁肯失去爱,也不能让另外一个女人留在他的心里,她走了,带着阿情走出了属于她们的家--“丹丹谷”。  后来她来到了“妖园”,受到了露露老大的青睐,脱颖而出,荣升为内堂总护法。  半年后,她有了他的消息,他重伤坠落山崖而亡的消息。  原来,美女枫念伊是“红尘老幺”的外孙女,为了报外祖母之仇,使用了美人计,造成二人爱情上的分离,同时以一种“风流毒蛊”放到了他的饮食中,久而久之,他功力尽失,才被“红尘老幺”的旧属一掌击下悬崖。  和她讲述他遇难之事的是“妖园”露露老大的方外好友“书剑狂客”。  那一天她急速赶回了她和他的家“丹丹谷”,可是那里早成了一片灰烬,从一个樵夫的嘴中得知,半年前的一个夜,这里突然燃起了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她掐指一算,火起之夜,正是她离开他的夜晚。  她懊悔,她失落,几年来很少走出“妖园”。这次受了露露老大之命出外办事,回归的途中,正巧遇见白衣杀手向她问询道路。  杀手是两年来崛起武林的一位新秀,他的刀下一共丧命了百余位奸恶之徒,可是他的刀却没有人见到过。据说杀手的右手背上有一朵玫瑰花蕾,这朵花蕾在他握刀的时候都会开放一次。她看到他手背花蕾的时候,她认出这个白衣人就是杀手。  千色猫因为爱情的失落,情绪有时不稳定,也是一时兴起,想要一观杀手的刀,一观杀手手上花蕾开放的形状,才出剑威逼杀手出手。  可是她万没有想到,杀手不但没有出刀还手,还任凭他的一剑刺伤胸膛。  雪很厚了,她想起那个和她初恋的男人,因为这个男人是钟爱雪花的,雪花飞舞的夜,她都会陪他出外去走走,感受雪的纯情和雪的洁白。  她想到自己本是一个纯洁可爱的女人,如果不是愧对了他,如果不是自己的离开。他也不会坠崖身亡,自己也不会这次性情突变之下,对杀手击出一剑。  “姑姑,杀手倒下了,姑姑……”  阿情的尖叫把千色猫唤回了记忆,只见白衣杀手已经完全倒在了雪地里。  千色猫疾步上前,看到杀手的白衣和雪融为了一体,在他旁边的雪地上写着很多的字“请你不要看我的刀,它已经完成了屠杀一百零八人的任务,再也不能重见天日,我虽为杀手,从没有杀过一个好人,请你把我掩埋在雪中吧,让我与雪一起消失,雪融化后,但愿我长成一株玫瑰。”  那些字是在千色猫回忆过去的时候,杀手写上的,虽然又覆上了一层雪花,但也清晰可见。  “姑姑,杀手死了,我们怎么办?”  千色猫没有说话,收起银剑,纤指轻挥,捧起白雪放到杀手的身上,一捧捧的很慢很用心。  风中千色猫的白发轻飘,脸上的雪不会融化,因为她觉得自己和雪是一样的温度。  半夜了,丛林和空地堆起了一座雪丘,千色猫割下自己一缕发丝,撒在雪丘上,喃喃自语道:“悠悠往事,他的思念让我白了青发;几许红尘,对你的悔恨让我断绝了一切尘念。”  说完,携手阿情,向“妖园”的方向走去。  夜很静了,雪仍在下着。  就在千色猫和阿情离开不久,两棵巨大的树背后飞出两条人影,是两个二十七八岁,身着绿裙袄的女子。  她们奔到雪丘旁,轻轻的扒开雪堆,年纪掠大的女子流着泪说道:“相伴妹妹,雪哥哥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宁肯受那女人一剑,也不肯还手。”  “朝夕姐姐,你知道雪哥哥虽为杀手,却是心肠和感情太善良的人,适才我见那女人挥剑,就想上前与她搏斗,却被雪哥哥的‘千里传音入密’阻止了。”  两个女子一个名唤朝夕,一个名唤相伴,都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朝夕姐姐,雪哥哥这次出来的时候,六六小顺师伯千叮咛万嘱托,说雪哥哥近来的情绪有些变化,要我们暗中保护他,可是雪哥哥命丧白发女人之手,我们回去怎么向他老人家,师傅和其他帮众交待。”  朝夕流着泪,手掌挥舞之处积雪乱飞,她抱起杀手的身躯,迅即找到他的右手,惊喜道:“相伴妹妹,雪哥哥虽然没有了呼吸,但还活着,我曾听六六小顺师伯和师傅说过,雪哥哥的生命和他手背上的玫瑰花蕾是一体的,你看他的花蕾还在,证明他还活着。”  “姐姐,可是他的身体冰凉了,雪哥哥真的还有机会么?”  “不要说了,我们先抱紧他,先让温暖使他的血液流动起来。”  两个女人,两个美丽的女人紧紧的拥抱着杀手的躯体,很长的时间,杀手有了呼吸,虽然脸色依然苍白,但慢慢睁开了眼睛。  “朝夕,相伴二位妹妹,你们……”杀手话没有说完再次昏迷在朝夕相伴的怀中。  “姐姐,雪哥哥真的还活着,真的还活着,可伤的好重呀,赶紧把他带回帮里,让师傅师伯想办法吧。”  朝夕是一位内向的姑娘,她对这位雪哥哥的情意并不是一种姐妹的情,虽然她没有太多的话,但一份少女的情都给了这位唤为雪的杀手。  网林儿女情长,却又有几多幽怨,霜花袭柔骨,默默芳华谁可相依。  二、  九曲长廊数十盏孔明灯亮如白昼,长廊尽头是一间密室,这就是“妖园”露露老大经常商议大事的地方。  现在虽是深夜,但室内几棵红蜡灼烧之下,包括露露老大在内的七个人的脸上有一种焦急之色。  “猫猫飞鸽传书,说今天傍晚就会回归园中,怎么现在还不见人影。”风之子是一个剑眉入鬓,目入朗星的美男子,作为“妖园”外堂总护法的他性情有些直率,他一边踱着步一边说道。  “是呀,猫猫一向办事稳贴,说到和办到的是同步的。”露露老大坐在正中的椅子上,轻敲着桌子应声道。  书剑狂客乃一位网林名宿,诗书琴画无一不精,尤其铁布衫练功夫练至了炉火纯青之步,他是露露老大的一位少年挚友,近日闲来无事,到“妖园”小坐,但由于将要发生网林的一场风波,迫使他多住了几日。  “猫猫和玉箫公子本来乃一对恩爱侠侣,但由于几年前的事,玉箫公子坠崖而死,她连他连尸首都没找到,性情就变了许多。”书剑狂客道。  “玉箫公子乃人中之龙,前些年他在‘妖园’疗伤之际,一睹他的风采,持才不傲,彬彬有礼,他那把玉箫乃是至宝‘紫寒玉’所制,配他的自创的一些曲子,让人听来犹如仙乐。却英年早逝,这其中猫猫是脱不了干系的,可恨那“红尘老幺”及枫念伊巧施毒计,害的这一对情侣阴阳两隔。”  “老大不能这样说,爱是人之常情,但情的结果谁又晓的,猫猫挚爱玉箫公子,不允许他与别人牵缠,天经地义呀,这说明我们美女的一颗心都是纯洁的。”说话的是“妖园”的执法堂堂主青子。  “是呀,青子妹说的对,你们年轻人就应珍惜情。哈哈,你不说,我还忘了呢,据说你和白衣杀手意外相识,打的火热,曾经一起南下铲除了‘摧花魔’,不知现在发展的咋样了,杀手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呦。”  “老大,说笑了,我们只是在一起相处了两个月而已,哪能和猫猫与玉箫公子的几年恋爱过程相比。”青子说话的时候,脸上飞起一朵红晕。  “再过一个月,又到了年关了,网林血腥将在扬起,魔头‘格格’将又施行一年一度的大杀劫了,如果玉箫公子还活着,他的‘风吹红玫瑰’箫曲正是魔头‘格格’的‘焚魂’魔音的克星,我们白道同仁也不会被这魔头任其宰割了。可是玉箫公子坠崖身亡,其师‘不败老人’也已仙逝,茫茫网林,谁又是‘焚魂’魔音的敌手。”书剑狂客说道。  “这将是网林的一场滔天浩劫,十五年前,格格的‘焚魂’魔音从西域一直掠杀到中原,其中包括三百二十六名白道豪杰和四百三十三位黑道高手被魔音所迷,互相残杀而死,就连青城,娥眉两派都是精英尽失,遭灭门之祸。时年多亏‘不败老人’一支玉箫,一曲‘风吹红玫瑰’,将格格挫败击伤,逼她立下毒誓,不再踏进中原半步,否则还不知多少中原豪杰惨遭杀戮呢。但世事难料,格格闻听不败老人及其传人玉箫公子双双逝去之后,毁弃誓言,重入中原。两年来,都是在除夕之夜,‘焚魂’魔音再起,使武当和少林还有许多豪杰都丧命了。”露露老大道。  烛火摇曳之处,每个人的脸上都很沉默,‘焚魂’魔音弹之色变,闻着使人迷幻,不分天地人寰,即使是亲朋好友也会自相残杀。  前年,格格再入中原屠杀了武当一派,去年除夕之夜少林魔音再起,包括方丈在内的一百三十位高手惨死于无形,还有许多助战的高人也未免余难。  就连中流砥柱的少林武当都无法与‘焚魂’魔音对抗,更何况其他的门派。  呵呵老人虽然在‘妖园’不担当职务了,但也是‘妖园’一位创立着,他阅历之丰无人能及,他淡淡地道:“当年格格被不败老人击伤落下了不治之疾,每次运行‘焚魂’魔音之后,都会旧疾复发,可是她不知从何处得来秦始皇建立阿房宫时遗落的七枚定位丹。据说这定位丹乃天下奇宝,命运始然,如果秦始皇不是定位丹失落,他的皇朝永远不会衰败。此丹却被格格获得,她着两次施‘焚魂’魔音杀劫后,都会服用此丹,一年之内才能恢复功力,所以她只能除夕之夜才敢踏入中原。遗憾的是没有人知道她的住处,否则我们可以在她疗伤之间前去,将其搏杀。” 共 1463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比较好
标签

上一页:请将我忘记1

下一页:念14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