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津信息港

当前位置:

油价过山车

2019/06/13 来源:江津信息港

导读

油价过山车王冰凝 北京报道在一轮轮波涛汹涌的油价大波动中,中国还没来得及从上一次呛水的教训中学会游泳,新一轮预期更严峻的石油危机已经

油价过山车

王冰凝 北京报道

在一轮轮波涛汹涌的油价大波动中,中国还没来得及从上一次呛水的教训中学会游泳,新一轮预期更严峻的石油危机已经悄悄来袭。

2月24日,受中东、北非局势刺激,国际油价过去两天连续飙升,纽约原油期货电子盘前日再度上破100美元。其中4月交货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一度冲至119.79美元,接近120美元。实际上,1月31日,伦敦市场油价28个月以来首次破每桶100美元后,迄今国际油价已经是屡破100美元,持续上演高位过山车行情。

“中东和北非的形势过于复杂,如果多米诺骨牌一个个倒下,全球可能爆发比1973年更严峻也更加难以控制的石油危机。”中国能源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比较悲观。

而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看来,高油价和可能爆发的石油危机将会进一步凸显国内已经剑拔弩张的煤电等能源矛盾,对于政府来说,稳定煤炭等能源价格将至关重要,也将更加困难。

产油国背后的危机

尽管目前的国际油价尚未突破历史点,但潜伏在中东和北非这些局势动荡的石油主产国背后的石油危机,却已经对全球经济虎视眈眈。

2月24日,由于美国原油库存连续第六周上涨以及消息称沙特阿拉伯考虑增加产出,市场担忧情绪缓解,油价当日小幅回落。到当天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82美分,收于每桶97.28美元。但是,4月交货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一度冲至119.79美元,接近120美元。

此前的22日,随着北非重要产油国利比亚形势日趋严峻,全球金融市场出现震荡,油价出现两年多以来幅度上涨,全球股市大幅走低。布伦特原油收于每桶105.78美元,纽约市场轻质原油价格收于每桶93.57美元。23日,利比亚暴力冲突继续升级,市场担心该国石油生产基础设施将受到损坏,石油供应或将长期中断。国际油价因此获得上涨动力继续飙升,纽约市场油价盘中冲破每桶100美元,并收盘于28个月以来的水平;伦敦市场油价突破每桶110美元。

利比亚是非洲第三大产油国,原油日出口量达110万桶,并且主要供应欧洲地区。目前包括意大利埃尼石油公司、西班牙雷普索尔石油公司、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和德国巴斯夫公司在内的外资石油公司已经停止在利比亚的部分生产,并正在疏散员工。

但更加糟糕的是,利比亚事件显然并不仅是个偶然事件,窥一斑而见全豹,影响国际油价的,不仅是利比亚,而是整个时局动荡的中东和北非。

“利比亚事件只是中东和北非重要产油国现况的一个真实写照,时局动荡是这些国家面临的同样的问题,许多中东国家面临着要求变革的抗议活动,这些国家多年来战事不断,人们担心随着利比亚事件的升级,牵动中东和北非石油主产国的连锁反应,多米诺骨牌还会倒多少,将事关全球石油安全。”韩晓平认为,如果事态不能得到控制,全球可能会爆发比1973年更加严峻而且难以控制的石油危机。

不过,欧佩克试图努力减缓这些影响。沙特阿拉伯一名石油官员称,沙特阿拉伯及其他欧佩克成员国愿意并有能力生产更多石油,以减小由利比亚骚乱引起的石油短缺现象。沙特石油大臣纳伊米还指出,市场的动荡只是短期的,不会造成任何短缺。欧佩克准备应对区域动乱造成的任何石油短缺,欧佩克成员有足够的闲置产能应对短缺。

陈凤英也认为,是否会爆发严重的石油危机,要看类似沙特、科威特、伊朗、伊拉克这样的核心产油国是否出现问题。这些国家的原油储量与产量在全球的地位举足轻重。

中金公司则认为,只要欧佩克核心成员国免于动荡,那么对产量的实际影响将会有限,这次局势动荡对于原油价格的影响也将小于第二次海湾战争。

“但是石油危机就潜伏在中东和北非石油主产国,尤其是欧佩克核心成员国背后,一旦多米诺骨牌连锁倒塌,不要说欧佩克,任何国家和组织也很难拯救可能爆发的石油危机。尚未准备好的中国,必须未雨绸缪。”韩晓平说。

中国CPI雪上加霜

暴涨的国际油价对中国来说,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压力。但是两会在即,政府却很难下再次上调油价的决心。

2月19日,发改委曾宣布,自2011年2月20日零时起上调国内成品油价格,“炼油厂压力很大,这一次油价上涨,仅仅弥补了很小一部分价差。”中石化作为国内的炼油商,其内部人士向诉苦。

韩晓平也指出,因为近期油价上涨幅度过大,根据我国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核算,2月20日的油价上调远没有补足国内成品油价格与目前国际油价之间的差额。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周大地称:“此次调价是正常范围内调价,按照市场规律做的小幅调整,对相关行业影响都不大。”

不过周大地也表示,影响油价重要的原因还是需求增长过快。如果工业化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都出现需求增长,油价进一步走高就可能成为现实。

陈凤英则认为,国际油价和新兴经济体的发展是相互影响和制约的,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会带动石油需求,但高油价也会反过来影响这些国家的发展。当油价走高到110美元,对国际经济就会有较大的损害,一旦到120美元以上,世界经济就严重放缓,“相应的,高油价必然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发展,增加中国的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

随着油价持续上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中金公司等机构和经济学家厉以宁、姚景源等人均开始担忧,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将有可能加剧国内输入型通胀压力。

中金公司表示,石油价格上涨将进一步提升全球的通胀压力,包括中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也表示,受持续上涨的大宗商品价格影响,今年我国输入型通胀形势将比较严峻。厉以宁说,要警惕防止国际输入型的通货膨胀,因为我们有很多产品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姚景源也认为,大宗商品和基础性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增加了今年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中国物价上涨的压力要大于去年。

虽然1月份CPI指数微降,但来势凶猛的高油价让中国的CPI走势雪上加霜。

凸显煤电能源矛盾

高油价已经汹涌而来,不管石油危机会不会大面积爆发,中国都将是受伤害深的国家之一,如何应对将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中金公司预测,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将不得不采取更加严厉的宏观调控和紧缩政策来应对输入型通货膨胀。

韩晓平认为,虽然政府迫于两会在即不敢轻易做出再次上调油价的决定,但是按照目前国际油价的走势,在下一个窗口期3月22日,国际油价三地变化率肯定要超过4%,油价再次上调几无悬念。“虽然上次上调油价对国内影响较小,但随着国内油价不得不连番上涨,我们将不得不面临着更加严峻的通胀压力。”

在韩晓平看来,美国、欧洲甚至日本都有足够120天-150天的石油储备,而因为建立石油储备较晚,中国目前的石油储备能力预计维持不了一个月,“所以中国是应该慎重应对高油价和可能爆发石油危机的国家之一。”

“当前之局势,保证国内的煤炭供应和稳定煤炭价格至关重要。”陈凤英说,成品油价格上涨对CPI指数有一定影响,对生产价格和消费价格都会有影响,但这些还不是致命的,目前担心的是看油价上涨会不会引起其他能源上涨。以煤炭为例,目前煤炭、天然气包括电力已经产生差价,但差价具体有多高值得注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邓郁松也认为,真正带动CPI上行的主要是食品和居住两大项,交通燃油税在CPI权重较小,但石油价格对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影响会比较深。

陈凤英说:“油价上涨对CPI影响有限,但对PPI影响却深远,之所以说其他能源价格是否上涨很关键,主要是因为如果煤炭不上涨,对工业制造的影响就少些,对CPI的影响面也小一些。”

但是,目前国内煤电价格间已经剑拔弩张,国家发改委从去年至今一直在严控煤炭价格上涨以保证发电,使得煤炭生产企业怨声载道。而因为受制煤价压力,电价还不能如期上调,国内五大电力集团发电板块去年也亏损严重,连番向发改委上书要求实施煤电联动上调电价,但通胀压力下,电价上调方案遥遥无期,发电公司今年仍不得不延续着全面亏损的命运。

“高油价施压,煤炭和电力价格问题将是今年政府面临的更加突出也更加棘手的问题。”陈凤英说,但是煤炭作为目前国内储量和产量丰富的能源,稳定煤炭价格对维持中国经济发展非常关键,同时中国必须尽快发展替代能源,减缓对外石油依存度。

中医
治疗方案
微店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