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津信息港

当前位置:

枪魔道 第二十一章 存在

2019/12/05 来源:江津信息港

导读

枪魔道 第二十一章 存在抓住声音,然后拽回来……声音能抓得住?而且还是人走之后留下来的回音……。虽然几人心下疑惑,可看此人的手段,

枪魔道 第二十一章 存在

抓住声音,然后拽回来……

声音能抓得住?而且还是人走之后留下来的回音……。虽然几人心下疑惑,可看此人的手段,除了他自己承认的这个说法,好像也再没有更好的解释了。同时,几人心底也惊惧起来,幽世明羽可是能够使用空间规则的人,仅仅靠着一丝回音,便能将一个空间使用者从虚空抓回来?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到底要多么通天的手段,才能造就出如此能力。

“没明白?那就再进一步解释一下好了。不管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动物,它所经历过的事,触碰过的物,留在其他物种记忆中的影子,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它存在的证明。就像你刚刚说过的话,哪怕只是一缕回音,也是你的存在具现化的表现。抓住那一缕回音,便抓住了你的存在,不管你跑到哪里,只要声音还在,你就无处可逃。不过话说回来,其实用不用回音都一样,不能管事踩在地上的足印,还是留在空气里的体温,都可以成为牵你回来的绳索。”

“存在?就这种东西,就这种东西就能逆转空间规则……”幽世明羽终于惊恐起来。眼前之人说得风轻云淡,可内容却完完全全脱离了现实。

存在是什么?听肆的意思,好像掌握了存在,就能将一切都纳入手中。虽然不清楚肆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可就刚刚的情况而言,所谓的存在,至少可以凌驾于空间之上。

“空间规则确实是整个宇宙中重要的法则之一。但是,仅仅是你这种程度,又怎么可能发挥出空间之力。对了,你知道不知道,世星的空间法则是怎么开启的?”解释完之后,肆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问道。

“……”

“是我放开的!”

“你……”

开放空间法则?这句话到底代表着什么几人都清楚。难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怪异无比的肆,竟是法则的掌管者不成?

“你知道为什么你一出现在这里,我就能清楚的知道你是世家的人么?整个宇宙,所有的条件都是相等的,只有两处地方,是特别存在的。一个是世星,一个是这里。”

“作为整个宇宙中一个可以使用空间规则的星球,我必须让它的不安定性封闭在一定范围之内。为了其他星域的平衡,我将空间法则的异星域坐标限制在了这里。所有想要离开世星的强者,传送之地只有这里。所以,在你一来到地球的时候我就清楚,你是世星的人。而整个世星,能够培养出这么年轻就能跨越星域的人,除了世家,我也想不出还有哪个家族能有这么强的实力。重要的,是你身上有一股令人不爽的神纹玄功气息,除了世家又有谁有这种功法呢。”

“你到底是谁。”幽世明羽竭嘶底里地问道

“我是谁……,我是你老祖宗的大哥。不过,虽然我和你老祖宗有些关系,你触犯我的规则,就要付出代价。刚才说的事,就当做临死前的断头菜吧。”

“等……等等”

“……”

幽世明羽慌乱的求救并没有让肆产生同情,只见肆右手微微抬起,轻轻一拂,幽世明羽的身体便再也消失不见了。

……

“你想干什么?”见肆将目光转向自己这边,左从戎惊问道。能够如此简单地将幽世明羽解决掉,左从戎如何不清楚此人的厉害。

“可惜了!”

“……”

“如果你能再早生百年……。算了,你们还是走吧,出口在二楼,那边有楼梯。”

“前辈……”

“礼物就不给你们准备了,虽然你们有幸来到这里。对了,如果出去碰到世家后代带着的那个孩子,能不能看在我救你们的份上饶了他,好歹也算是故人之后。”肆并没有给左从戎说下去的机会,在他开口之前,肆便再次嘱咐道。

“啪!啪!啪!”

伴随着肆转身离开,一排又一排的吊灯整齐划一地开始熄灭,将肆的身体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仅剩左从戎所在位置到门口这边的寥寥几排灯光还在兀自工作着。

“我们走吧。”见左从戎还在思索着什么,索菲雅向大门右侧那边突然出现的楼梯看了一眼,提醒道。

“嗯。”

……

“不给我们准备礼物,是在说这个么?”海东岭看了看二楼上几个陈列柜,愕然道。

二楼!比之空旷的一楼而言,更加的简单。一楼大厅好歹还装饰地金碧辉煌,虽然有些庸俗,却也颇具气派。而二楼上,好像是为了节约成本,既没有镶金嵌玉,也没有钻石吊灯,所有的装饰完全是用彩绘描画出来的。而空荡的房间内,只有几个空荡荡的陈列柜陈列在地板中央,显然只是为了给到来者送出礼物才放在那里的。而此刻几个陈列柜空空如也,也正应了肆之前说的那句话——礼物就不给你们准备了。

“二楼,这就能出去了?”左从戎看着空荡的二楼,自语道。

“门在那边。”左从文指了指门口,松了口气道。

“等等。”

“怎么了?”见索菲雅有异议,海东岭疑惑地问道。

事情看起来是解决了,可是,着大殿内哪里都透着古怪,现在不离开,谁知道又会有什么变故。刚刚才从幽世明羽的阴影下逃出来,难道还要再在这里遭一次劫不成?

“你们看头顶上。”索菲雅提醒道。

“头顶?怎么了?”海东岭不解地问道。

“这是……”与粗线条的海东岭不同,左从戎和左从文此刻也完全被眼前的景象完全惊住了。

因为平整的天花板上,那些看起来只是装饰地描画线条,分明是一个完整的大型复合魔法阵图。不对,不是大型,这个阵图早已经超越了大型的界限。仅仅是阵图的一个边角,都有着超越了大型阵图的规模,很难想象这样复杂而又巨大的阵图,到底能不能运作起来,又有没有人能布置出来。话说回来,光是设计这个阵图,恐怕就不是人力可以完成的了吧?

“小鬼,你是行家,你看看有没有问题?”越看越触目惊心,左从文声音颤抖地问道。

“等等,还正在推演,光是一个边角就已经超越我的‘伪领域’很多了,要全部推演结束,少也得十天。”左从戎一边推演,一边凝重地回答道。

“现在推演的部分,有没有出错的?”

“没有,整个阵图浑然一体,总结构上非常严谨,如果细节处理上没有问题,整个阵图理论上来说便能运行起来。只是……”

“只是什么?”

“就算能运行起来,这个阵图创造出来又有什么用?又有谁能布置得出来。三千多个主阵核心,两万多个辅助阵眼,主阵辅阵皆需要七系原料。不论辅阵的话,光是主阵,看这个阵图规模,每个主阵阵眼,至少也得是古生种级别的晶核才能带动起来的。”

“三千多枚古生种晶核?我去,这得多大的手笔,整个阵营想要布置起来,恐怕也得几十年吧?”海东岭愕然道。

“这个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这个阵图,创造出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费用这么庞大的资源,这个阵图的威力,足以将地球都毁灭了吧?”左从戎疑惑地自语道。

“毁灭地球?”左从文心中一跳,隐隐约约好像抓到了什么。

“毁灭地球……,古生种晶核……”索菲雅也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司空地!

瞬间,所有的事情好像全部都串联了起来。

与“山水风光”的次冲突,便是因为一头古生种。而后,司空地又亲口承认与阵营军方为敌。之前肆也说过,未来是故人之后,这个故人,也许说的并不是幽世明羽,而是司空地,或者是奥利西斯。总之不管是谁,他们肯定也来到过这个宫殿,要不然怎么会被肆当做故人呢。

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一刻仿佛都有了答案。猎杀古生种,这样的事左从戎碰到过不止一次。除了次见面的冲突,在海城,陆通海与子怒赶往海域;在极南森林,遇到了月轮;在运城战场上,司空地与月轮甚至不惜闯入战场。这样莫名其妙的行动,在此刻都有了答案。

“难道……”左从文话说一半突然住口不语,像是在思考什么。

“……”

“……”

他们是想毁灭地球?怎么可能!几人心底同时冒出一个念头,却又暗自否定了。地球毁灭,所有的人类都会灭亡,难道会有人愚蠢到这般程度,想要葬送人类传承不成?

“大哥,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一次,‘山水风光’是一百多年前的人物,一百多年前突然销声匿迹了对吧?”就在几人想要将这个猜测付之一笑的同时,左从戎突然若有所思地问道。

“对,怎么了?”

“如果是从一百多年前开始猎杀古生种的话,那现在……是不是快够了?”左从戎小心地问道。

“……”经左从戎这么一提醒,左从文顿时像被人泼了一碰冷水一样,瞬间惊醒过来。

是啊,如果一百多年都在猎杀古生种……,到如今,会是什么结果?这个组织隐匿暗处的实力还有多少,尚不清楚,然而光几人清楚的,就已经足以令人心惊了。以这个组织的实力,百年间猎杀三千多古生种,这样的可能性真不能排除掉。

宝宝中暑
孩子老是流鼻血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小孩呼吸道感染一般几天
标签

友情链接